清明荡秋千习俗的演变 古代对荡秋千习俗的记载

更新时间: 2024-04-16 08:17:51

  导读:荡秋千我们常见,这是一种娱乐活动,但是在我国传统节日清明节中,荡秋千还是一种习俗活动,我们可以轻易地去进行荡秋千习俗,但很难去记得关于古代对荡秋千习俗的记载,下面是小编带来的清明荡秋千习俗的演变介绍,感兴趣的朋友来瞧瞧吧。

  清明荡秋千习俗的演变

  由朴素转向精美、由简单转向复杂,几乎是事物发展的一条定律。在宋代,荡秋千依然盛行,“稚子就花拈蛱蝶,人家依树系秋千”(王禹偁《寒食》),“桥边杨柳细垂地,花外秋千半出墙”(邵雍《春游吟》),是极其常见的情景。不仅如此,追求精致生活的宋人还发展出“水秋千”的新花样。据《东京梦华录》记载,水秋千于清明节前后汴京新郑门外的金明池[1]举行。届时,上自皇帝宫妃、王公大臣,下至黎民百姓,竞相观看。表演之前,要先在水中两艘雕画精美的大船船头上竖起高高的秋千架。表演开始,船上鼓乐齐鸣,一人登上秋千奋力荡来荡去,只见那秋千愈荡愈高,待与秋千架相平时,人便脱手离开秋千,在空中画一道美丽的弧线,跃入水中。与此同时,在船尾处,有百戏人表演上竿。所谓上竿,就是在船上用两张长凳叠起一张条案,案上一人仰卧,脚蹬高竿,一人爬上竿顶,手展长幡,上书“庆国泰民安,贺风调雨顺”字样。水秋千姿势优美,惊险刺激,成为当时最受欢迎的项目之一,也给曾经有幸目睹盛况的人们留下了美好而深刻的记忆。南宋诗人朱翌就是其中的一个,他在“端午观竞渡曲江”时,不为“大堤士女立如堵,乐事年年动荆楚”的情景吸引,反倒想起了从前的水秋千:

  却忆金明三月天,春风引出大龙船。

  二十余年成一梦,梦中犹记水秋千。

  元朝大都城内,“上至内苑,中至宰执,下至士庶,俱立秋千架,日以嬉游为乐”。元曲杂剧中多有秋千活动的描写,如“画楼洗净鸳鸯瓦,彩绳半湿秋千架”(王元鼎《醉太平·寒食》);“桑柘外秋千女儿,髻双鸦斜插花枝”(卢挚《蟾宫曲·寒食新野道中》);“宽绰绰翠亭边蹴鞠场,笑呷呷粉墙外秋千架”(乔吉《金钱记》第一折);等等。这些无不是元代秋千盛行的明证。

  到了明朝,清明节已有“秋千节”的称呼,可见秋千的受重视程度。明代“第一奇书”第二十五回《吴月娘春昼秋千来旺儿醉中谤讪》中就描摹了西门庆妻妾清明时节荡秋千的情景:

  先是吴月娘花园中扎了一架秋千。这日见西门庆不在家,闲中率众姊妹游戏,以消春困。先是月娘与孟玉楼打了一回,下来教李娇儿和潘金莲打。李娇儿辞说身体沉重,打不得,却教李瓶儿和金莲打。打了一回,玉楼便叫:“六姐过来,我和你两个打个立秋千。”吩咐:“休要笑。”当下两个玉手挽定彩绳,将身立于画板之上。月娘却教蕙莲、春梅两个相送。正是:

  红粉面对红粉面,玉酥肩并玉酥肩。

  两双玉腕挽复挽,四只金莲颠倒颠。

  荡秋千

  那金莲在上面笑成一块。月娘道:“六姐你在上头笑不打紧,只怕一时滑倒,不是耍处。”说着,不想那画板滑,又是高底鞋,跐不牢,只听得滑浪一声把金莲擦下来。早是扶住架子不曾跌着,险些没把玉楼也拖下来。

  …………

  然后,教玉箫和蕙莲两个打立秋千。这蕙莲手挽彩绳,身子站的直屡屡的,脚跳定下边画板,也不用人推送,那秋千飞在半天云里,然后忽地飞将下来,端的却是飞仙一般,甚可人爱。

  西门庆的“女人们”荡秋千的彼情彼景如在眼前。她们平常的钩心斗角、猜疑不满,都在一时间被秋千荡尽。秋千有个“释闺闷”的俗称,若看这里,秋千岂止可以释闺闷,亦是可以释闺怨的呀。

  古代对荡秋千习俗的记载

  在清朝,无论是宫廷还是民间,仍然保留了荡秋千的风俗。潘荣陛《帝京岁时纪胜》中载:“每于新正元旦至十六日,宝马香车游士女,白塔寺打秋千者,不一而足。”而翊坤宫廊下至今仍留有当年悬挂秋千的大铁环。故宫博物院中亦收藏着一架当年供后妃们玩荡的木秋千,呈长方形,长60厘米,宽15厘米,厚2.5厘米,两侧有直径8.5厘米的铁环,上系直径2厘米的棉粗绳。依稀可以遥想当时的热闹与繁华。

  民国期间,也还有许多地方盛行秋千之戏。这种转秋千的情趣与热闹不知令多少人心向往之。据1941年《潍县志稿》载:

  秋千之在人家庭院者悉属旧式,惟城外白狼河边沙滩上坎地竖一木柱,上缀横梁,四面绳系画板,谓之“转秋千”。小家女子多着新衣围坐画板上,柱下围一木栅,内有人推柱使转,节之以锣,当锣声急时推走如飞,画板可筛出丈余,看似危险,而小女子则得意自若也。又于秋千柱顶上悬一小旗,并系以钱,则有多数勇健少年猱升而上,作猴儿坐殿、鸭鸭浮水、童子拜观音种种把戏,谓之“打故事”。捷足者得拔旗,携钱以归。观者乃夸赞、呵好不绝。此盖多年积习,至今未改。

  结语:以上是小编整理的“清明荡秋千习俗的演变,古代对荡秋千习俗的记载”内容,希望能够给大家带来帮助。